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广州智航配资
当前位置:首页 > 广州智航配资

广州智航配资:Google的上半场往事

时间:2019/5/3 19:13:44  作者:  来源:  查看:8  评论:0
内容摘要:  埃里克·施密特计划在今年6月如期卸任Google的董事会席位,真是一代传奇的谢幕,当年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创办Google并开始融资之后,投资人不放心两个毛头小伙子的管理,强行要求给他俩配个保姆,挑来挑去找到了施密特,而后者亦成为Google两名创始人成长历程里亦师亦友的...
  埃里克·施密特计划在今年6月如期卸任Google的董事会席位,真是一代传奇的谢幕,当年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创办Google并开始融资之后,投资人不放心两个毛头小伙子的管理,强行要求给他俩配个保姆,挑来挑去找到了施密特,而后者亦成为Google两名创始人成长历程里亦师亦友的关键人物。

  虽然Google的创始人始终都会是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两人,但是从能力、表现以及实际地位来说,拉里·佩奇都是更主要的那一个人,谢尔盖·布林在早期更像是他的助手,在Google内部的权力远远不及拉里·佩奇。

  拉里·佩奇大约是从1999年开始被要求为自己的公司寻找一名CEO的,他把硅谷的大佬们全都见了一轮,然后给投资人回话,说我找到合适人选了,他就是苹果公司的史蒂夫·乔布斯。

  投资人听完都崩溃了,只好安慰自己,表示至少佩奇有了这个姿态,然后又用了好几个月的时间,居中牵线让佩奇和当时担任一家软件公司CEO的施密特见了一面,而施密特既懂商业又写过代码的履历,让佩奇非常满意,认为这样的人适合拿捏盈利和创造之间的平衡,然后盛情邀请施密特前来领军。


  但是,就像乔布斯曾用「你想卖一辈子的糖水,还是跟我一起改变世界」这样的说辞打动百事可乐的总裁约翰·斯卡利担任苹果的CEO却最终还是和他翻脸的故事一样,硅谷盛行的创始人文化和职业经理人从来都是冲突剧烈,拉里·佩奇在埃里克·施密特过来之后还是倍感不适,他用了现在看来非常幼稚的手段试图夺回权力,比如突然解雇所有的项目经理,要求工程师直接向自己汇报,以为这样就可以绕开施密特的管理层级。

  在施密特带领Google成功上市之后,Business Insider在一篇报道里描述了拉里·佩奇的微妙情绪,说他已经不再需要亲自驾驶那辆汽车,因为已经雇佣了一名技术娴熟的司机替他开车,他本人只需要躺在后排的柔软真皮座椅上做白日梦就行了。

  公允的说,埃里克·施密特对Google起到的正向价值非常显著,是他将这家创业公司做成了雇员数以万计的科技巨头,Google迄今为止赖以为生的商业模式都是由他一手完成的,包括高管团队的搭建和企业文化的塑造,连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都不忘感谢他的努力和付出。

  不过在Google的第一代发展史里,还是充满了拉里·佩奇和埃里克·施密特的相互和解与激烈斗争,佩奇每次参与高管会议时都在自己面前开着笔记本电脑屏幕甚少发言,直到施密特看不下去出声提醒,他才会表达自己的意见,但是一旦佩奇的发言不利于公司的战略方向,施密特又是那个唯一拥有且愿意使用权力打断他的人。

  到了后来Google运行稳定的阶段,拉里·佩奇和埃里克·施密特反倒达成了相安无事的默契,公司的日常经营、对董事会的汇报、对下个季度财报的计划这些事情,都由施密特来操心,而佩奇则利用自己的创始人岗位,慢慢的在Google内部推进不以挣钱为目的、足以承载他的个人愿景的那些项目,后来成功的比如Google街景、图书搜索这些,也有过于天马行空的——比如气球光纤、太空能源这些——消耗了大量的资金。

  真正颠覆两人权力关系的,还是要到移动互联网的起始时期。

  埃里克·施密特因为在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同时兼任苹果董事会的成员,所以乔布斯对他相当警惕,每次苹果的董事会在谈及iPhone项目时都会事先让施密特离场,或许正是因为这种隔离,导致施密特对移动时代的到来缺少了一分敏感。

  但是拉里·佩奇不同,他身处产品开发的前沿行业,深知智能手机的未来潜力巨大,所以早在2005年,他就动用了公司账上的5000万美元现金收购了一家名为Android的创业公司,在后来的复盘报道里,科技媒体们很是惊讶的发现,这笔交易佩奇根本没有告知当时作为公司CEO的施密特,他只对谢尔盖·布林说了,但是布林不感兴趣,所以佩奇索性自己干了,早期的Android根本不被视为Google的子公司之一,其员工工卡也刷不开Google的办公楼。


  结果Android成了Google的神来之笔,正是这笔收购布局,让Google得以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卡住了最重要和最关键的操作系统位置,使它不像其他互联网公司那样焦虑应当如何获得船票,而当Android成为全球最大的手机操作系统时,拉里·佩奇终于结束了需要躲躲藏藏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的日子,而施密特则在2011年「适时」提出退休。

  埃里克·施密特离任之后,由拉里·佩奇接替担任Google的CEO,交接当天,他在Twitter上发了一句简短的话:「再也不需要监护人了。」

  不过拉里·佩奇也没有做太久的CEO,他似乎只是想要证明自己有能力掌管这家一手带大的公司了,仅仅过了4年,也就是2015年,他把Google的CEO位置给了印度人桑达尔·皮查伊,然后退到母公司Alphabet的领导人岗位,继续远离一线业务,专心琢磨那些从他脑海里蹦出来的想法,比如X实验室、生命科学以及大型投资。

  而他似乎也很感谢成就了自己翻盘故事的Android,一个证明就是Android曾经的负责人安迪·鲁宾在被内部爆出性骚扰而被迫离职的时候,Google给了他9000万美元的离职补偿金,Google的很多员工都震惊了,不知道为什么要做这样一件有损公司名誉且绝对多余的事情,但是Google始终对此不置可否。

  真讲义气啊……

相关评论

本类更新

本类推荐

本类排行

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不作任何商业用途,不以营利为目的,专注分享快乐,欢迎收藏本站!
所有信息均来自:百度一下 (广州智航配资)
闽ICP备120103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