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广州智航配资
当前位置:首页 > 广州智航配资

广州智航配资:李扬:管控金融风险在未来一段时期里仍然是重点

时间:2018/12/1 18:41:34  作者:  来源:  查看:141  评论:0
内容摘要:12月1日消息,由新华社瞭望智库、新华社《财经国家周刊》共同主办的“第三届(2018)新金融高峰论坛”于12月1日在北京举行。主题为“大变革之下的金融业高质量发展”。中国社科院原副院长、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出席论坛并发表演讲。  李扬表示,在未来的一段时期里,管控金融风...
12月1日消息,由新华社瞭望智库、新华社《财经国家周刊》共同主办的“第三届(2018)新金融高峰论坛”于12月1日在北京举行。主题为“大变革之下的金融业高质量发展”。中国社科院原副院长、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出席论坛并发表演讲。

  李扬表示,在未来的一段时期里,管控金融风险仍然是重点。管控风险有非常多的事情要做,宏观上,“一个中心”、“三个协调”。

  其中,“一个中心”,风险的集中体现是债务,债务和GDP相比就是杠杆率,杠杆率高。“三个协调”,管理债务需要宏观政策协调,我觉得有三个协调的机制。一是“一行两会”,就是货币当局和金融监管当局的协调。因为货币政策有监管效应,监管政策也有货币政策效应,这两个东西必须放在一起。二是整个金融部门要和财政协调。第三个协调,货币金融部门,就是国内的宏观调控,要和国际政策相协调,要找到它的结合点,也是新的挑战。

  以下为发言实录:

  李扬:尊敬各位嘉宾,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上午好!非常荣幸又见到老朋友。

  我们今天这个会叫做“大变革之下的金融高质量发展”,说实话它是两个主题,一个是大变革、一个是金融的高质量发展。所以我今天就这两个问题做一点探讨。

  我讲两个问题,第一个,在未来的一段时期里,管控金融风险仍然是我们的重点。管控金融风险的必要性大家也都清楚,中国经济经过多年的高速发展,如果经济依然能够保持着9.5%的速度的话,这些问题还不至于直观暴露。但问题是,中国经济的增长速度比以往低了。

  这就涉及到一个经济和金融之间的关系了,在经济高速增长的时候金融很可能会比经济扩张得快,但是这个规律反向也是有用的,当经济增速下降的时候,金融会萎缩得比它要快。金融一萎缩的话,原来被掩盖在高速增长之下的不良就更容易显露,如果这个情况持续,有一些优良也可能会变成不良,我们现在必须冷静地看到这种情况。优良变成不良,应当说十年前的国际金融危机我们就看到了,那个时候像美国花旗银行这么好的银行,在整个大势不好的情况下跌到几分,现在回到4块多,这就是一个经济增速下行导致金融更快下行的一个例子。

  在这个情况下,如果说我们的经济增速放缓,那么金融风险就有可能会有所暴露,于是管理和防范风险,特别是防范系统性风险就成为我们一个不变的任务。管控风险有非常多的事情要做,在我看来,宏观上,我觉得“一个中心”、“三个协调”。

  “一个中心”,风险的集中体现是债务,债务和GDP相比就是杠杆率,杠杆率高。在这样一个较高的杠杆率下面,再加上不良资产,将是非常技术化的问题。我们必须扣住杠杆率、扣住债务这个问题来施行我们所有的金融风险管理的政策。大家恐怕应当对此提高警惕,现在全世界的债务还在上升,大家都知道的数字,在国际金融危机之前2007年底200多万亿,到了去年年底300多万亿,全世界增加了84万亿。

  “三个协调”,管理债务需要宏观政策协调,我觉得有三个协调的机制。

  一是“一行两会”,就是货币当局和金融监管当局的协调。因为货币政策有监管效应,监管政策也有货币政策效应,这两个东西必须放在一起。

  二是我们整个金融部门要和财政协调。

  第三个协调,我们货币金融部门,就是国内的宏观调控,要和国际政策相协调,要找到它的结合点,也是对我们新的挑战。

  “一个中心”就是债务问题和杠杆率问题,“三个协调”就是指整个政策协调体系必须持续协调。

  第二个部分,讲一讲金融改革,金融高质量发展,我们作为专业的机构当然在探讨什么是金融业高质量,就是服务实体经济吧。服务实体经济,用这个命题回头反观金融业,实体经济中有怎样的需要我们还没有满足呢?于是我们就改革满足,恐怕这样是比较切实的,要再搞一个框架,现在已经不是搞框架的时候了。我大概列出了七个领域:

  第一个,我们还是要创造一个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环境。这个环境具体来说就是利率市场化、汇率市场化、国债收益率曲线的有效率。市场是什么?市场是根据信号来配置资源的,信号不准配置肯定就是没有效率,最主要的信号,利率,国内配置,汇率,国内、国外两个市场的配置,收益率曲线,更深入到我们每个金融产品的定价。大家不妨回忆一下,党的十九大关于金融改革一段里面就三句话,第一句话讲的资本市场,可见资本市场是很大的问题,第二句话讲的就是深化利率汇率市场化改革,完善双支柱,而且说到要继续深化改革,可见过去我们搞了这么几十年还没到位,还要深化改革,所以这个事情可不是小事。这是第一个,我想利率、汇率市场化我们资源配置才会有一个可靠的标尺,才会提高效率。

  第二个,我们要发展资本市场。这也是我刚刚说的十九大里面的第一句话,资本市场。关于资本市场到现在我们老在提发生了什么?中国到底要怎样的资本市场?今天不细说这个事情,我想说的是,我们过去资本市场的发展基本上是对标美国,机构投资者要什么什么透明度,然后法院介入。我们20多年下来之后发现中国的资本市场发展必须要有中国思路,而且要考虑中国的国情,而这个国情的要点就是中国实际上是间接融资在配置资源。具体到资本市场,我们不是要长期资金嘛,长期资金在中国相当一部分靠的是银行提供的。下一步的改革就应当确认这个事实,不要说美国是这样我们为什么不这样,要考虑中国的国情。

  第三个,金融稳定的问题。我刚刚前面说了“一个中心”、三个协调”讲的就是这个问题,我觉得国务院金融稳定委现在已经成立,并且有效地工作了,进一步凸显了要协调的重要性。

  第四个,要发展金融科技,用金融科技来全面的改造中国的金融业。这个事情非常大,而且是中国可能是唯一有可能领先世界的这个领域,恐怕很多的部门,包括微观企业和我们宏观的领导要关注这样一个问题,就是金融科技、金融应用,科技应用于金融领域改造传统金融,这是非常大的事,关乎我们命运的事。


  第五个,普惠金融。中国科技发展到今天,资本市场还要做一点事,长期投资,然后是广大老百姓(56.800, -0.57, -0.99%)需要金融服务,而我们传统的金融系统提供不了这种服务,所以我们必须在金融科技发展基础上大力发展普惠金融,让所有的人都得到他应该得到的金融服务,现在好在金融科技的发展让我们有了技术基础,因为现在接入的问题、成本的问题、信用的问题等等在金融科技的基础上都有了解决的路径。

  第六个,绿色金融。这个问题其实刚刚破题,我们最近三个攻坚战有一个攻坚战其实与这个有关。

  第七个,人民币要国际化。我们现在提的口号叫积极有为、水到渠成,需要与国内的改革相辅相成,现在看这样一个战略是非常切实的,沿着这条路我们觉得人民币国际化应当是稳步的可以有成效的。

  总之,我觉得我们今天这个题目非常好,我讲的非常粗浅,以后会成为我们进一步探讨的课题,希望大家批评指正。谢谢!

相关评论

本类更新

本类推荐

本类排行

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不作任何商业用途,不以营利为目的,专注分享快乐,欢迎收藏本站!
所有信息均来自:百度一下 (广州智航配资)
闽ICP备12010380号